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xinbangfood.com/,莱万特队

大约六年前,AC米兰做客与意丙球队帕特里亚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比赛开始仅5分钟,看台就有针对博阿滕、埃曼纽尔森、蒙塔里、尼昂等球员的辱骂行为,在和裁判交涉之后,博阿滕一脚将皮球踢向看台并退出比赛。这场比赛也因此夭折,博阿滕的行为当时引起包括布拉特和普拉蒂尼在内的足球界人士的热议。

此举立刻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引发了一场关于如何应对足球界与社会里种族歧视问题的讨论。

事发不久后,凯文-普林斯·博阿滕被邀请加入新成立的国际足联反种族歧视特别工作组。但在今年10月份接受ESPN采访时,这位加纳前国脚表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与国际足联联系过。”

他仍与联合国保持着联系。“他们想知道现状如何,有哪些改变,他们能做什么。”在2013年3月,博阿滕还曾在日内瓦的一次大会上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但国际足联一直置若罔闻。

“我有三四个想法,我展示给他们,也跟他们聊过,但直到现在毫无改变。欧冠多一个对种族主义说不(Say No To Racism)的口号,仅此而已。”

“唯一改变的是种族主义的形式变得更加隐晦,已经不像过去唱侮辱性的歌曲,因为他们知道那样会受到处罚。但它仍然存在,因为如果你看到过去五年,很多种族歧视的事情依然在发生,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因为五年过去了,没有措施,没有改变,真的太可悲了。”

在上赛季的德国杯决赛后,博阿滕的一番言论引发了广泛关注。“感觉我们对烟花的管控比种族歧视更严格。”

加纳球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德国杯的夺冠庆典上,博阿滕在法兰克福的市政厅阳台上挥舞着信号弹。“有人报警了。”博阿滕说。

“真的吗?”他不相信地说。“感觉我们更在意烟花,在球场内如果点燃烟火,工作人员会立刻制止你,你还会因此被罚款2万欧元。但如果有人唱种族歧视的歌曲,人们却熟视无睹。”

在2017年4月30日佩斯卡拉队与卡利亚里的比赛中,博阿滕的前队友蒙塔里,因受到卡利亚里球迷种族歧视言语的攻击愤然离场,为此被主裁判出示黄牌。

蒙塔里称他实在受不了主队球迷的种族主义攻击。在离场过程中他指着自己的胳膊向卡利亚里球迷喊道:“我受够了!这就是我的颜色!这就是我的颜色!”随后裁判员对蒙塔里出示黄牌,由于蒙塔里本场比赛已吃到一张黄牌,因此裁判又对他出示了红牌,赛后他也被意甲纪律委员会禁赛一场。然而卡利亚里俱乐部没有受到处罚。

事后意甲的仲裁委员会毫无作为,理由是10个人唱的歌根本听不到。当场比赛报告称,“大约有10个人”参与了种族歧视行为,根据联盟的规定,这没有达到处罚的最低门槛,裁判也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所以这些球迷的行为没有被写进报告里。

而在近日,《纽约时报》报道了有关种族歧视的另一则故事。今年5月法国的一场业余足球比赛里,来自几内亚的科法拉·西索科(Kerfalla Sissoko)与他的黑人队友们,在比赛中受到对方球员和球迷持续的种族侮辱,随着比赛逐渐激烈,上半场结束前,一次双方球员的言语不和演变成一场群殴。

对方球员朝着西索科与几位黑人球员一顿痛打,随后球迷们也冲入场内加入围殴,甚至有一名球迷持刀冲向球员们。

后来,主裁判认定西索科与队友们挑起事端,被禁赛10场。而他们的对手,除了因球迷骚动被罚款500欧元外,其余种族歧视的球员和球迷都没有受到任何处分。西索科曾义愤填膺地表示:“我既痛恨也害怕,我想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踢球了。”

“当你去德国,你能看到大概有三四千名种族主义者走在大街上,他们有权在街上举起手臂,做希特勒的手势。”

“我们不能允许那样,因为孩子们都在看,如果我们任由置之,孩子们就认为这样是可行的,然后他们就会误入歧途。这非常令人担忧,但对我来说更加难受,我能做什么?我总是在尝试,我总是在说,每次采访我都反复提及。但如果大人物、重要人物、政客们毫无作为,我们做再多都是徒劳。”

博阿滕并没有被吓倒,他正在利用体育提供的平台和个人影响力,提高公众对社会问题的认识。他非常尊重前NFL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后者曾拒绝在赛前的国歌演奏中起立,而是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表达对美国种族不平等问题的抗议。

“这是我们需要的(那种)时刻,”他表示。“他们让自己的声音被听到,卡佩尼克,他放弃了数百万的合同,广告商,耐克…去说出他所相信的。他是一个英雄。他就像穆罕默德·阿里。他将永远为人所知,如果有一天他死了,每个人都会记住他。”

“你需要这些人,需要詹姆斯(曾公开讽刺美国总统特朗普),需要金州勇士队(夺冠后拒绝前往白宫接受特朗普的接见)。尽管这很疯狂,但他们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们说:我们不去。”